物流系统登录
在这里您可以查询管理您的运单。
包含:会员对账,运单查询,运费查询等
包裹快件追踪

海陆空并进:阿联酋巩固全球枢纽地位的雄心

作者:admin   点击次数:193   日期:2018-03-19

4家航空公司、7个国际机场——包括国际客流量排名全球第一的迪拜国际机场、多个现代化港口——包括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全球第九的杰贝阿里港、优良的道路基础设施,以及正在规划中的联邦铁路,这些奠定了阿联酋客流和物流的全球枢纽地位。

   自2014年来油价持续走低,为实现国家大力发展非石油部门经济的目标,就意味着阿联酋的交通运输、航空物流行业在压力下要更加积极进取。据《中东经济文摘》报道,以航空领域为例,到2030年预计航空部门对迪拜GDP贡献将达到45%,较2013年实现3倍增长。
   为实现此目标,阿联酋将继续在交通基础设施领域进行各种形式的投资,包括设施实体扩建、不同交通形式的融合、引入创新和新技术提高现有资源的效率等。

1、陆地交通
根据《中东经济文摘》数据,在过去的10年中,阿联酋非常重视道路建设投资,道路项目总开支约达506亿美元,占阿联酋2005年至2017年交通部门总授标额的近三分之二。
不过,尽管随着人口和汽车数量的增加,新修道路投资必然将继续增加,阿联酋的陆路运输投资重点也计划转移到轨道交通上来,目前有价值280亿美元的轨道交通项目在规划中。当然,机场建设仍然是重中之重,马克图姆国际机场扩建大型项目计划金额高达330亿美元。
分析人士指出,2005年至2017年间,随着人口增长和房地产投资增加,尤其是迪拜,基础设施投资也水涨船高。尽管过去几年,由于政府财政收紧、经济增速放缓,投资热潮也随之放缓,未来阿联酋各酋长国的投资规划将更加平衡化,包括计划在未来10年内搭建地铁系统的阿布扎比。
与此同时,迪拜地铁红、绿线延长线项目设计规划,以及暂停的阿联酋联邦铁路(Etihad Rail)二期项目,预计也将于今年内授标。此外,一经引入就引起关注的超级高铁(Hyperloop),速度理论上可达1220公里/时,可将迪拜与阿布扎比之间的交通缩减至12分钟,大大节省通勤时间。根据《中东经济文摘》报道,在迪拜道路交通局委任的相关研究完成后,目前总部设于美国的超级高铁公司 Virgin Hyperloop One正在积极寻求国际投资方,最初阶段计划修建一段约5公里的铁路,需投资数亿美元。另外一家同样使用超级高铁技术的竞争公司Hyperloop Trasport Technologies(Hyperloop TT)则于2016年与阿布扎比市政交通部签署了合同,计划修建一条从阿布扎比到艾莱茵的超级高铁线路。Virgin Hyperloop One融资方式侧重于风险投资,而Hyperloop TT融资方式将使用众包模式。
 

2、空中交通
 
阿联酋航空(Emirates Airline)和迪拜航空(Flydubai)的快速发展,促使了迪拜国际机场的客、货运量持续增长。但受周边环境的制约无法再扩建,迪拜国际机场很快将达到容量上限。价值330亿美元的新机场——马克图姆国际机场项目被认为是能够长期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迪拜计划将马克图姆国际机场修建成为世界最大的机场,以及迪拜酋长国南部的新物流走廊的枢纽。
迪拜方面最初计划是于去年10月将廉价航空迪拜航空的主要部分迁至马克图姆国际机场,阿联酋航空也表示,在马克图姆国际机场扩建项目一期完成后,预计将于2025年全面迁至该机场运营。马克图姆国际机场原计划第一批扩建项目合同于2016年授标,如行李处理系统等项目合同预计于2017年授标,然而,这些计划都延后了。
2017年阿联酋航空业的一个决定被认为是导致马克图姆国际机场扩建项目展期的一个重要因素。
 
面对竞争激烈、燃料价格走低、效益下滑等挑战,阿联酋航空与迪拜航空达成了代码共享协议,同时阿联酋航空与澳洲航空(Qantas)重新商定了5年合作协议,结束了澳洲航空使用迪拜国际机场T3航站楼的特权,此外,迪拜国际机场计划通过引入新技术,在有限的空间内,在2023年前,将其旅客年容纳量提升至1.18亿人次。这些均缓解了马克图姆国际机场扩建的时间压力。
阿联酋其他酋长国也在积极扩建机场。沙迦国际机场总值4亿美元的扩建项目一期预计将很快授标,富查伊拉国际机场计划修建一座新的飞航管制塔台、升级已有跑道的项目合同也将授标。拉斯海马国际机场私有化预计将于2018年内推进。2016年航空展上宣布修建的阿治曼国际机场,计划于2018年完工,2019年一季度开始运营。
 

3、海上交通
 
2017年,阿布扎比将哈利发港第二集装箱码头30年特许经营权授标给了阿布扎比港口公司(Abu Dhabi Ports)与世界最大航运公司之一的中远海运(COSCO Shipping)的合资公司,这也显示出阿布扎比发展海上贸易的决心。
通过将中远海运选择为码头运营商,并在其旁边的哈利发工业区(Kizad)建立中阿产业园,阿布扎比生产制造的产品可以更快的到达中国,而中国则可以通过阿布扎比作为中转枢纽,将产品输送到海合会其他国家。此外,哈利发港的该码头还将作为中远海运的中转港。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哈利发港年集装箱运量仅为350万标箱,与迪拜的杰贝阿里港相比差距还很大,迪拜杰贝阿里港年集装箱运量可达2000万标箱。如果哈利发港想与之比肩,还需多年的努力。
2017年,迪拜环球港务集团曾暗示,会再次启动2016年因集装箱运输需求放缓而暂停的杰贝阿里港第四码头项目,该项目金额16亿美元。第四码头一期建成后年集装箱运量可达310万标箱,原计划一期将于2018年完工。
 
此外,由阿布扎比港口公司运营的富查伊拉码头的泊位加深项目也在进展中;沙迦的哈利德港长达近一公里的码头岸壁项目也在招标过程中。总部设在香港的和记港口集团在阿联酋北部酋长国阿治曼、拉斯海马、乌姆盖万均有港口码头在运营中。
 

4、遇到的挑战
 
为解决项目融资缺口,尤其是城市轨道交通项目,越来越多的业主开始寻求多种融资渠道。例如迪拜道路交通局(RTA)就在考虑通过PPP模式修建迪拜地铁绿线延长线,以及地铁红线Rashidiya站和Mirdif City Centre站之间的连线。
 
不过,PPP模式应用于城市轨道交通项目的远景并不清晰,一是因为这种模式对于阿联酋来说仍然很新,缺乏经验,二是全球广泛经验表明,紧靠地铁票是无法收回项目成本的。面对此困难,世界各地业主的做法是寻求其他融资手段,比如土地价值捕获。在此模式下,受到如新地铁线修建等基础设施完善带来的房产价值的升值,会更多的造益于公共部门,而非私人开发商。也有些地方政府倾向于将此种方式与PPP模式相结合来获取资金。



 


收缩
  • 020-31230719